封巽

【茨狗】天蝎座男人

茨木童子的顽心还是有的。
虽为大江山二把手,却有着和实力不相称的顽性。
他知道在一遍遍不停的夸着“挚友乃平安京第一”“挚友乃统领之首”“挚友乃千万年以来最强男人”会让酒吞陷入崩溃。会让酒吞看他的眼神有一种想打死却打不死的怨恨。
当然,最重要的就是,挚友就会思考把自己送到哪里。才能远离。
不出茨木所料。酒吞决定把茨木送到平安京另一位能够镇的住茨木的大妖那里——大天狗。
大天狗虚长了茨木几百岁。还把茨木当做半个不懂事的孩子。没有太多慈爱,不过多了几分宽容是真的。
那时的茨木还是小茨木,可能因为断臂的原因,他跑起来都是歪歪扭扭的。大天狗不过是在爱宕山四周转了一圈观察了四周的状况。回到居所后就见跪了一排颤颤巍巍小妖,请求责罚。
原来是大天狗最爱的藏书楼被茨木的地狱鬼手掀了个底朝天。
却看茨木那小子却毫无愧疚之心。“大天狗你这屋子也太不禁打了。挚友那边的阁楼才不怕哩。”
大天狗悬在半空中,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茨木,看着他嘴角挑衅的笑。
有些妖力不济的小妖也不知道是被这低气压给吓得,还是被这威压震慑的直不起身子来。早已伏在地上,克制着对恐惧的颤抖。
爱宕山旁有一座枯山,毫无人烟。灵气也少的出奇。大天狗看着茨木,冰蓝的眼中带出了一丝笑意。抬手挥了一个风袭。只见那枯山毫无动静。在茨木的嘴角快要露出嘲笑的时候却听到几块石头的滚动,又隐隐听到了千军万马来的轰隆声。“这些石头会危及到爱宕山。没想到平安京与挚友齐名的大天狗竟是无脑之徒。”
大天狗确实没做太多回复。连眼神都没有给他,自顾自的从怀中取出竹笛,把玩在手中。
成千上万的小石从那枯山上滚开而来,汹涌不可挡。茨木眼尖的发现,这时有一个最大的石头在小石头上面以更快的速度滚动着。轰隆隆震天般的响声。就在小石头组成的波涛要涌向爱宕山时。那块巨大无比的石头也滚到了山脚。却是稳稳的挡住了石子。
涌来的石子渐多,可巨石却毫无动摇。到停歇后茨木再一看。却像是爱宕山的一道天然屏障。
茨木有些脸红,先不说他骂大天狗没脑子,自己用了个地狱鬼手毁了人家的书阁。大天狗却挥手一个风袭改变的整个周边环境。
茨木不得感叹大天狗的妖力至精纯,用力之精妙。不多一分,不欠一力。
大天狗像是刚刚把玩好自己的竹笛。对跪成一排的小妖说道“去把书阁再整理出来,做个统计。”
小妖们应声退下。鸦天狗上前说着大体预估于几时建成。大天狗听着淡淡回应道。不着急。
转身后朝茨木丢了一个连风袭都算不上的气流。却将茨木丢了个几丈远。
他的话随着风吹到了茨木耳边
“不是屋子不禁打,是不敢打”
茨木的眼神变得狂热起来,这就是力量啊。这就是一个大妖的孤傲啊!
还没等茨木抬头,只听大天狗又发话了。
“好好感受我给你的力量,再去玩你的球吧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34)